我与励才-蒋子健
2018-11-23 14:50:24

(北京大学   励才2012届毕业生)

写下这篇贺信,正近中秋。在这南北共明月的日子里,我于北京祝福二十岁的励才生日快乐!有机会,真想回去看看,坐一坐课桌椅,听一听数理化,回忆回忆我与励才的点滴,做回那株健康活泼的胚芽。

说到中秋,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开头。因为此轮明月,能隔着时空照进记忆里的励才中秋晚会。它现在想必已经成为励才的一张文化名片了吧,姜堰的家长们,街坊邻居们,当孩子们开学不久,便会聊起这样一台晚会,“我儿子有个诗朗诵表演呢!”“我家闺女和同学今天买了一把荧光棒。”……  

我很幸运,在励才的两年时光里,都作为主持人和朗诵者参与到晚会中。我记  得准备节目的那一阵子,咱演员们趁班里同学睡午觉的功夫,去语文办公室里练字正腔圆,对着稿子念抑扬顿挫,丁建军老师一手拿着稿子,听着,审着,时不时打断,教我们注入情感,同时表演什么叫神采飞扬。那些天,我背会了“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记熟了稍显幼稚的各色串词和独白,在嘴边磨碎了“大家晚上好”的开场。但是那时候不会觉得累,也许是初中孩子体内都有一团火吧,怎么折腾也耗不完,拼不够,越练越信心大涨,仿佛几天后登上的不是励才操场上的舞台,而是中央一号演播大厅。其实,后来的我才明白,这其实是励才给我的一份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和自信,而这份自信会带动着其他方方面面往优秀的方向发展。虽然有时候我会调侃,说每次励才中秋晚会,我都错过了以观众视角看节目的机会,但内心真的感谢励才给我的这样一个“少年最初的舞台”。

这几年,我接触了不少励才的学弟学妹,他们普遍会反应课程难,压力大;当然,吐槽吐槽学校的食堂,随便聊聊老师,说说他们的癖好和口头禅也是常见。我曾经也是这样,仿佛励才并不是  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其实不然,此时的我,经过初中成长、高中磨练、大学熏陶之后,回望揽月桥南北,真的非常怀念、异常珍惜。因为励才的老师是严谨却有趣的,课堂是充实且活泼的,身边同学皆为益友,这一切都是这所学校能够培养良才的法宝。

记得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鼠哥小明》,讲的是励才的一位历史老师,他风趣至极,又知识广博,可惜了相貌有些随心所欲,龅牙,我们喊他鼠哥。他上课不拘一格,由于是历史课,典故化用那是天花乱坠,针砭时弊张口就来,枯燥的历史知识变得像说书一般好听;下了课,从不拖堂,一声“起驾回宫”扬长而去。励才有趣的老师当然不止他一位,他们各有各的风格,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负责任,在励才这样的学校,他们要做到三尺讲台顶天立地很不容易,励才的这二十年的成绩来自于每个老师的点滴辛劳,是无数次集体备课、挑灯夜战批改试卷换来的,我妈妈作为励才的语文老师,这一切都是我看在眼里,暖在心中的事实。

谈到课堂和教室,细节什么的已然记不清了,今年去过一次励才,发现教室里面比我那时多了不少高科技的设备,电子投屏和多媒体,七八年前还没有这么齐备。电子仪器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但其实有一个意象记忆颇深,那就是励才黑板上的小坑。那时班上每天都有值日生,擦黑板整理讲台这类活儿,有时候轮到我,我就挺讨厌黑板上的那几个深深浅浅的坑的,里面常常积着粉笔灰,难以清理。这些小坑哪里来的呢?并不是孩子的调皮,也不是厂家的劣质,其实是“罪魁祸首”是老师。是老师在课堂上强调重点时,是发现有很多孩子神游时,用力地攥着粉笔敲黑板喊着“注意啊!听啊!”的时候,留下的。所以每一个黑板上的白坑,都可以说是老师的一滴心血,深深浅浅之中透露出的师恩,比我的赞美词感人万倍。

接下来,我非常想谈一谈我初中的同学们。那是一颗颗纯净明澈的心灵。初三时,我在林成良老师的(19)班上,那时候处了许多到现在依然很要好的哥们。许某人、唐某人,咱仨经常一块去南区澡堂洗澡,卡着晚读课的铃声在英语老师的白眼下溜进教室,然后拿起书本超大声地诵读,仨人一声大过一声。亚鑫小宝,初三时候没少被我烦,因为我那时候喜欢编故事,讲小说,一到下课就拉着他听我白话,那时候我动不动就跟他描绘我心里“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的战斗场景,庆幸的是,小宝似乎也听得挺得劲。娱乐归娱乐,学习归学习,在成绩上可咱这帮孩子可一点不皮,高考都进入了姜中强化班,如今我们几个分别在北大上交和南大。所以说,很庆幸,因为励才这样一个出色的中学会让你身边有一群优秀的朋友,而一群志趣相投者营造的环境,将大大影响一个人的发展。

说过了励才的中秋晚会,说过了老师、教室和同学,励才这样一个名称,其实也就融化在这关于人和事的点滴记忆中。介绍过了人物和情节,最后,说说背景吧,我们的校园。我的初一其实是在北面的二附中就读的,我觉得二附中环境很漂亮,欧式建筑,花园树木;当我跟随母亲从初二开始来到励才,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觉得励才的房子没啥特点,操场倒是真草,但有点谢顶;虽然花草繁多,但是课业也繁多起来,总是漫步校园却从来无暇顾及。于是两年励才生活,这个校园就一直默默地做着背景板。直到我上了大学,当偶尔回到家乡,探望母校,才发现那些房屋,道路,树木和操场,早已成为记忆中最熟悉的元素。走进大门,绕过大花圃,你会不自觉地把手在灌木上抚过,会多看一眼门口红彤喜庆的告示牌又在表扬哪位三好生,会注意起楼下的雕塑是哪一届同学的赠礼,曾经每一个拐角的不假思索,都变成了如今的彳亍徐行。

怀念吧,清淡无味的五谷杂粮酿成了浓香的酒,开坛那一刻真让人回味无穷。如今励才已经培养了二十季桃李,励才永远是我们这数万人的年少回忆。但现在不是长椅蒲扇遥想当年的时候,我们依然正值青春年华,未来的二三十年是属于我们的。励才母校,请看着我们吧,像家乡门前的老母亲一样,为我们而骄傲。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