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励才时光-柳鹂
2018-11-23 09:56:11

致励才时光

加班之余,看到朋友圈里刷了励才校庆二十周年的视频,恍悟二十年时光弹指一挥。

还记得不久前回姜,第一次带先生和年幼的宝宝路过励才,我指着励才北大门的对面一座图书馆仓库,笑了说:“这是励才开始的地方。”

励才的第一届校友们都是住在仓库里、学在仓库里的,但这并不影响励才母校在我心中温情又严肃的形象。总记得仓库前的操场很大很大,站得下满满一届的学生在这里做操,在这里比赛大合唱,而今看来才发现原来真的很小很小。

早期的励才是需要每个学生住校便于管理的。仍记得第一天家长们陆陆续续离校后,我们这群十二三岁的小家伙人手一张电话卡,在公用电话旁排着长队,打完电话多是抹眼泪。第一次打公用电话的我很兴奋,告诉妈妈好多人都哭了。母亲问我:你哭了没有。我说:没有,但是有一点点想。那晚学校的老师们都没有离开一步。学生的适应力总是很快,渐渐我们喜欢上过集体生活,每天在学校共同学习,共同生活,六点起来跑步,一起吃早饭,开始一天的学习,九点回宿舍,十点熄灯,熄完灯便开始了丰富的生活,有打着电筒看小说书、漫画的,有偷偷拿出零食分享的,还有惹人嫌的学霸们(学霸看到勿喷)在偷偷做题目。在黑暗中,我们分享着小女生的喜怒哀乐,欢笑声高了就会有巡逻的任课老师敲门提醒,有时候闹到十二点不像话,老师们也会训一顿这些小毛豆。

说说励才的学习,很多人说励才苦,我并不完全认同这个观点,学习总是轻松不起来的。励才建校之初便形成自己独有的教学模式,学生们少了很多寻找、总结和归纳知识点的过程,老师们会集体备课,最高兴的事情是没有家庭作业,九点之前做完试卷,磨蹭不了时间,老师会收卷子的。那时候的我们可不像海淀黄庄如此疯狂迷恋补习班,课上听听就好了,精华全在课堂上。

再说说励才的老师们。对长期住校的孩子们而言,他们既是老师,又是如父如母一般的存在。二十年后,题目大体是已经不会做了,但老师们授课的风采仍在眼前。物理老师最神奇的所在是花了三节课讲通了所有初中物理电路的联系和知识点,他说:以后这类题目再做错不要说是我的学生。我真的没再做错过。政治老师上课带着我们看朱镕基答记者问。已经订婚的化学老师讲着碳元素,突然说:千万不要买钻戒,其实就是一块碳。班主任老师讲着一口地道的英伦腔,特别有范儿。老师们带课都是一个学生一个学生过题目过试卷,想糊弄过去啊真是不太容易。除了抓教学还得照顾每个孩子的衣食起居,关心青春期孩子的心里想的小九九,真的不容易,谁是最可爱的人,我想一定是他们。那些人和事且近且远,而今又到了自己子女面临教育的时候,才发觉那一群全心全意创品牌、想打出名声的励才人是多么难得。作为励才的校友,虽做不到“今天我以励才为荣,明天励才以我为荣”的校训,但能做到温暖坚定,成为一个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人。最后不免俗套,要献上校友的祝福,二十栽,风雨兼程,积淀深厚底蕴,二十栽,回首同庆,举杯再续华章!(柳鹂   泰州组织部)

发布: